由得知自己有食物敏感後,至今已有五年了。 這五年內,我聽過一些人,認為食物敏感沒有什麼大不了,或對食物敏感有誤解,無意地說過一些很難聽的說話。 以下是一些我不希望再有人對我說的話。

1. 「吃少少不怕的」

如果你面前有一瓶毒藥,有人對你說:「吃少少不怕的。」。你會吃嗎?有些食物,對有敏感的人來說就好像毒藥。 要是有人聽了你的話,吃少少後出事了,你來擔當嗎? 這句說話很不負責任呢。

2. 「這些都不能吃,人生還有樂趣嗎?」

如果人生的樂趣只在於吃,那人生實在太沒意義了。 樂趣,從很多地方都可以得到呀,不如你也試一試,走出食和睡這些禽獸都懂的事,找回做人的樂趣吧。



3. 「吃得多,就會好的」

這些令我不適的食物,我一直吃了二十多年。 當我戒口後,身體就健康了很多。 以你「專業」的判斷,我還要吃多少年才會好呢?你未了解別人的情況,就扮專業對人指指點點,是極不負責任的態度。

4. 「你買的食物都比別人貴,真富貴!」

這是因為我的選擇很少,我要比別人花更多時間金錢,才能買到不會令我不適的食物。 這些食物選用替代的材料,通常較貴。 別人因為身體不適而花錢,你還笑說他「富貴」,請你反省一下自己的無禮。

5. 「你就好了,戒得那麼清,比著我一定會忍不住偷吃。」

你搞錯了一個重點,戒口並不是選擇,而是必須的。有食物過敏的人都明白,不戒口受苦的只有自己,所以是不會吃,不是能否忍住的問題。 請你嘗試站在我的角度,你就會明白這個道理了。